poempty

溫矛

*
好久不見啦。這兩年的四五月份都是神隱的女孩子。(?)
*
「為我高燒的夢想
情願溺斃在硯裏」
一開始是這麽熱情的。
但是認真研讀了一番專業書籍,發現有太多顛覆。一時間有些無措、混亂。
*
果然忘我和自我不易兩全。
但是,那首晦澀的處女作,我還是想,最後再自我一次。
不肯改動一字一句。
*

除了你腦袋里的幾立方釐米,沒有什麼東西屬於你。

*
焦慮四月,請快點過去
曾經無比期待的四月
*
我很不喜歡改變,改變讓我太不安
看書和練琴很不一樣,但我解釋不清
杜普雷生前問:“如果不拉大提琴,我是誰?”
我覺得問出這種話的人都很幸福
*
想變得與眾不同的人,遍地都是
*

*
上一周,滿滿當當,完全沒有空隙自我娛樂…
看到一篇推文說,一天忙下來精疲力盡,但仍不願早睡,大概是想和自己多相處一會兒。
*
越忙越會捧着书見縫插針看兩眼,也是這樣的原理吧。
《白金數據》裏提到這樣一個想法:人心被遺傳因子操縱,愛也由DNA決定。看著荒唐,但能佐證這一離奇觀點的例子,也不少啊。
*

*
林夕和太陽一樣強烈,直視太陽的時候當然會流淚。
*
有時候覺得什麽都可以是太陽,熱熱鬧鬧的,被炙烤出一身冷汗。
*

*
充實自由的一週。恐怕以後鮮有這樣任性的日子吧,還有人陪的那種。
*
一不小心選了五節選修課,這下是徹底忙碌起来了。想了很多雞湯來安慰自己,但我還是比較中意外賣的藥膳雞飯啦。
*

*
最近聽的:
劉美君-《兩杯茶》
張國榮-《左右手》
張國榮-《有心人》
*
以前喜歡截取歌詞,認為寫得驚艷;取之用在某些情境下,也可以彌補自己表達的貧乏。
*
但是林夕的詞,讓我膛目,無從解剖。渾然一體,行雲流水——我也僅僅想得出這樣的評價。驚艷這詞說來也帶有俗氣,但林夕的詞確實是妖豔,即便喝的爛醉,也會為之心顫。有人和我说,林夕的詞只是他的,他的血他的肉。我覺得是這樣。所以,若必須要從這歌詞里挑出几句來,那也是庸醫的做法了。
*
林夕扯著自個兒的臉在紀念Leslie活動上,愣愣地坐著。這個鏡頭我印象很深。
*

*
震驚不是一點點,已經目瞪口呆了。
*
“揪心的玩笑與漫長的白日夢”這句話,是我2016年因為某事而總結出來的一句,自認為很貼切、很私人的話。
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,早在2010年,就有這麽一首歌,就叫做“揪心的玩笑與漫長的白日夢”,一字不差,就連連詞都相同。今天以前,完全不知道有這首歌的存在,雖然歌詞中的“是谁来自山川湖海 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”廣為流傳,但我也不曾深究它來自哪裏。
*
震驚無法平復。是一種很復雜的情愫,有些生氣有些懊惱,又覺得好笑,也感嘆巧合神奇。說實話,好好地聽了一遍這首歌,寫的真的挺棒的。但是,實在不希望,被當成我是因為這首歌而掛著這句話。
*
畢竟文字的張力是如此:同樣的它們撕開的是不...

*
想問一下各位使用weeks的夥伴們,這一版你們通常怎麼用?
*
看起來可以用上一年,所以很慎重…
*

*
春光乍泄連著兩天看了兩遍。
*
聽過很多人說王家衛的手法已經沒有新意了。看第一遍的時候我很不習慣這種意識流的敘述方式,第二遍就陷進去了。沒有新意卻有生命力啊,至少讓我頭皮發麻。這不就是王家衛嗎,新的也好舊的也罷不都是嘛。
*

*
喜歡看书的人善於隱藏真實的自己。
*
隱藏自我的人未必喜歡自己。
*

© poempty | Powered by LOFTER